桑梓.

无所求,无所欲,无所依。

【魏白】无差

【魏大勋×白敬亭】无差

现代paro
甜饼是大家的,ooc是我的。
新人第一次lof发文给了魏白,是我所深爱的他们
这儿北青/阿曛随意叫,欢迎来勾搭。

白敬亭做了个梦。
梦中的他是一个侠客,一袭蓝衣一抹额带一柄折扇,凭着一身好武艺闯荡江湖游历四方,好不痛快。梦里的他还有一个恋人,只可惜烟雾缭绕无法看清那人面容,一身深棕盔甲倒是个将军模样,身高与他差不多应该是个男人。白敬亭对于伴侣性别没有太大要求,他主张随遇而安,属性是佛系。这个梦零零散散,却每晚如期而至,一次两次也就罢了,连着一个月还未完结搞得白敬亭心神不宁,疑心是上辈子的情丝未断再来这辈子催他再续前缘。不是我不想找啊,他想,倒是每次把脸露出来好让我看看究竟是谁啊。
白敬亭从小就有个当侦探的梦,所以当《明星大侦探》导演找上他,希望他做节目的常驻嘉宾时,他几乎想都没想就同意了。《明星大侦探》是个角色扮演类推理节目,每期都会邀请到二或三个流动嘉宾。平平淡淡过了一季,随着明侦的知名度提高,白敬亭的人气也水涨船高。
第二季伊始,是先导片。白敬亭匆忙赶来场地,就被何老师告知会有一个新常驻嘉宾加入我们。他点点头,无非是点头致意彼此寒暄。来人了,在何老师的介绍声中一个目测一米八的男人缓步而下,是魏大勋。他脸上带着笑,傻里傻气的,就像是一只看到食物的哈士奇,唇边还有两弯酒窝。白敬亭感觉自己心跳没来由停跳了一拍,大概就是那句话“你的酒窝里没有酒,我却醉的像条狗”。一见钟情。
魏大勋在第二季第一案中扮演的是一位忠心耿耿的将军,而白敬亭则是少年侠客。这一切都与那个梦不谋而合,而最让白敬亭诧异的,还是当魏大勋走出房间那一刹那,他看到他的扮相时,那缭绕多时的雾此刻不见了踪影,梦中身影与眼前身影重叠,魏大勋抬头,向白敬亭露出一个自信却依旧傻到不行的标准漏齿八颗的笑。妈妈,白敬亭想,我可能是恋爱了。
白敬亭也无法确认魏大勋是不是喜欢自己。《明星大侦探》的录制时间很长,光是第一次与第二次搜证之间的布置就要花费一个多小时。两个年龄相仿的大男孩有许多的话题可聊,再加上魏大勋是个自来熟,且热情洋溢,会经常邀请朋友到家中吃饭打游戏。一来二去,魏大勋与白敬亭的关系也算得上是百分百的好了。白敬亭想是不是魏大勋也对他有点什么,不然不会对待别人时笑里带着似有似无的疏离而在他面前却蠢得像条傻狗。但他那直男审美实在叫白敬亭无法恭维,打消了这个念头。但他的情愫却在心中生根发芽,初生的嫩芽上还带着露珠。他别无他法,只能在第二季乃至第三季节目录制时躲开魏大勋对自己的上下其手,避开魏大勋看自己时含笑的眼神。
当然说漏嘴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在第二季收官派对上白敬亭也无意说出“我的真爱是魏大(勋)”时,他万分庆幸这只是个节目,所有人都会把这句话当作渲染节目气氛而故意说出,当然在魏大勋犹蜻蜓点水般以唇轻触手背时,他目光躲闪还是避开了魏大勋笑中含情的眼神。
白敬亭无法抑制内心如野草般疯长的情感,暗恋的感觉并不好受,尤其是你看见他与别人谈笑风生时,犹如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攥住心脏,逼他窒息。
他和魏大勋的关系到了第三季更加的暧昧,魏大勋对他上下其手的次数也愈发变本加厉,白敬亭觉得自己的情感快要抑制不住了。
2017年进入尾声,即使是不许过洋节的政策已经说了后,也是有好多商家借着“双旦”的噱头疯狂揽客。一波又一波青年乐此不疲。白敬亭此刻正紧紧握着手机,盯着手机上魏大勋发来的信息,约他在某步行街口处见面。白敬亭穿着一身大衣,戴着口罩。大概是他也没料到外面会有这么冷,他把手伸进口袋,跺着脚试图取暖,金丝眼镜被顺着口罩缝隙溜出的哈气朦胧了一次又一次,终于在第N次后迎来了一个高大的身影。那身影由远及近,同他一样戴着口罩,声音在耳边炸起。“抱歉抱歉路上堵车来晚了,是不是很冷啊”他说着将脖子上围着的围脖摘下,系在了白敬亭的脖子上,白敬亭的小脸在黑色围脖的映衬下显得更白了,魏大勋紧接着又替白敬亭整了整口罩,让他不必再受视线模糊的困扰,又将白敬亭以冻得通红的耳朵捂住,丝丝热意连同一些情感就这么闯进白敬亭的心。
魏大勋今天似乎比平常高了些,或许是因为白敬亭穿了双平底鞋而魏大勋穿了双带气垫兴许还有内增高的运动鞋的缘故。白敬亭不得不视线上移,看向魏大勋说的正起劲儿而兴奋的侧脸。他们逛了很多地方,魏大勋又给他买了一个耳罩。他们做了许多只有情侣才会在平安夜干的事。最后他们逛累了,坐在了一棵槲寄生旁边的座椅上。大约是节日缘故,青年们好像不会累,因此只有一两个人会走过他们面前。
“小白,”魏大勋出声,声音里却是不曾有的沙哑,“我有个感情问题想跟你请教一下。”强压下心中的不知名的酸,白敬亭挑眉,示意魏大勋继续往下说。“我喜欢上一个人。他长得特别好看,他很白,眼角有颗泪痣,他衣品很好,他很温柔,有时候也很耿直,会怼我但我一点也不生气。我想护他一辈子。但他好像不喜欢我,每次都躲开我看他的眼神。可我又感觉他是喜欢我的,我想追他,但怕他拒绝。你说,我要不要追啊?”魏大勋看着白敬亭的眼睛蓦然放大,槲寄生上LED灯温暖的黄光就那么直直映入,像星星般璀璨。他看见他缓缓开口,听他嗓音如水清澈“我也问你一个感情问题。我也喜欢一个人,他很傻,但他把他所有的温柔都给了我。我曾一度肯定他是个直男,因为他的衣品。他想护我一辈子,我想爱他一辈子。但这个情感一直被我压抑,直到刚才,他跟我表白了,你说,我该不该答应?”白敬亭笑了,眼中的星星更加明亮,他的瞳孔中有魏大勋惊讶且欣喜的神情。他接着开口,声音是微不可闻的颤抖。
“大勋,你知道槲寄生有什么意义吗?”
“不知道。我只想知道,我现在可以吻你了吗。”
不远处的西式教堂中的钟在圣诞节的00:00兢兢业业敲响,声音一浪一浪进入耳膜。
下雪了。

碎碎念--
他们怎么这么好怎么这么甜啊啊啊啊啊啊!我匮乏的文笔写不出他们的百分之一啊啊啊啊啊啊啊!圣诞节的一发,错字什么的回来再改吧。爱读到这里的你们❤圣诞节快乐啊,这种节日就该吃甜甜的东西嘛~

评论(7)

热度(64)